从宋金的一幕“感人场面”,看南宋为何不争气


作者:我方特邀作者千秋远

公元1186年,正是南宋与金国对峙的时期,按理说,两国之间结成的血海深仇,那是绝对的不死不休,可就在这一年,却发生了一件令人“感动”的奇葩事。

一、一次令人“感动”的岁贡

淳煕十三年,南宋淮南漕司干官权安节奉命出使金国。他的任务是把南宋的岁币运到金国,但是金人居然不收。这让权安节为难了,哭着喊着硬要给,最后干脆耍起了“无赖”——你们再不要,我就死给你们看。最后,金人只得勉为其难的接收了。

这一幕真是让人惊掉下巴,难道连挖坟掘墓都干的金人,突然受到了感化,开始“仁慈”了起来?而宋人的软骨病已经到了哭着、喊着,求当孙子的地步?

其实,这事的真相,完全是另一回事!

事实是,宋人交割的岁币,金人觉得有“水分”,成色不足,所以,金人才会拒不接收、要退货!

而这退货操作,可就把奉命交割的权安节吓尿了!这要真退货了,就会把金国“大爷”彻底惹毛,这结果,轻则回去喜提一顿毒打,重则就是两国重开大战。

不管是轻还是重,岁贡退货的代价,他权安节都付不起!所以,如果不能完成交割,他宁可死在金国。

而这,就是这次“感人”岁贡的真相!

二、“雄浑”的财力

说到这里,很多朋友估计要严重不服了!

南宋岁贡是每年25万两白银、25万匹绢,相比之下,南宋的纸面收入,则是非常“惊人”的!从各种资料看,“保守”估计,公元1186年前后的南宋的年财政收入高达千万两白银。

两相比较,岁贡压力看起来真不大。权安节的寻死觅活,该不会是在演戏吧?

嘿,权安节真不是在演戏。

所谓两宋动辄千万收入,其实绝大多数是其他形式的收入。打个比方:80后之前的朋友们,一定熟悉“交公粮”这个历史词汇,这其实就是一种实物形式的农业税。而在两宋时期,千万收入之中,所包含的成分就更复杂了:有粮食、柴草、盐巴、丝绸、瓷器、活禽……凡是能用来市场交易的,都可算作收入。

就这些“注水”的收入,南宋每年还要给海量公务员、臃兵冗员们派发巨额的工资、奖金和福利,而他们领到的——当然也是这种“大杂烩”收入!而且别看南宋国土少了半边,“吃国家财政”的官员,却是只多不少。南宋绍熙年间的官员数量,就比北宋年间还多一倍,达到了两万三千人的规模。后来又成倍增长,数目一度逼近五万人。单养这些高工资的“官老爷”,就是开支沉重。

可见,就算没“岁币”,南宋的日子,也是紧巴巴的。

三、岁贡的要求

可是,金人“老爷”们对岁贡的要求却很高,人家可不要什么柴草、木炭、活禽之类的“大杂烩”,金朝“老爷”们的要求很明确:就是白银和绢,这两样硬通货!

而这两样硬通货,还真够交割大使们喝一壶的。

先说白银:我们中国是个实实在在的贫银国,即便幅员更为辽阔的北宋,巅峰期的白银年产量也只有80万两,而失去半壁江山的南宋,白银产量更是少得可怜,因为北宋的重要产银地区——陕西,被南宋大笔一挥割了出去,所以南宋的白银产量,每年只有30万两不到,妥妥的稀缺品。

再来说绢:除去白银,当时的市面还有一些其他硬通货,这其中就包含——绢。

绢,就是生丝织成的丝织品,事实上,从先秦开始,绢就和粮食一